七寂:所谓寂,亦可谓静

  • A+
所属分类:生活点滴

所谓寂,亦可谓静。

七寂,不过百般聊赖时倚仗吉祥的数字独自糜烂罢了。

——————————————————————————————————

一寂。

经常会轻易被文字魅惑,在很长一段时间里,用另一种方式存活。

会情不自禁的缄默,莫名其妙的矜持、暴躁,反复无常,带着一种寂寥的气息。

然后被某些人无意识的揭示出身体最深处的本质。

也会被偶然的一语中的恐吓,妄图寻求温暖,背离月光指引的路。

颤抖成为一种习惯,有时因为寒冷,有时因为对自己的悲哀。

而当手环起来抱住自己,或者是阳光,只会更加难过。

不停地尝试,依旧摆脱不了指间的冰凉。

像血红的曼珠沙华,透过看似热辣的空气触碰到的,仍是死亡。

有时候留心看看,当夜全黑以后走在背光的地方就像走在黑白电影里一样。

从白色,到深深浅浅的灰,再到黑的很彻底的深沉。

片子大概有些年月了,连一点点翻卷的纸黄都消散竞尽,

只有黑白灰在面前纠缠不清。

玻璃窗上映照出的是伪装。像情人的眼睛。

如果看到另一个自己,不妨仔细地表演,看世界的另一面。

不像镜子,虽然一样易碎,但透不过去,看不清。

若被蒙蔽,便只能看到身后,前方是未知,永远的未知。

残云密布时天空泛着惨白的水色,空气里弥散着灰烬,有火烧过的气味。

树叶黄绿掺杂,风吹过大片大片的凋落,以可笑的飘然嘲笑无助。

于是风尘再起,像套鞋一下踩进水塘溅出的水珠一般染污了衣衫。

水色渐渐褪去用乌云掩饰空洞,天地间的黑暗与其无关。

彩色画面中断,雷和闪电劈开黑暗却又立即离开。

融入孤寂的枯枝残叶借机喧嚣,碎片砸伤身体,流出黑色的血。

看见人的眼睛在光逝的一瞬间显现出绝望的冥响,坠入噩梦。

灯光挣扎着从黑暗间逃离,代表着一种欲望。

希望成为太阳,月亮,甚至只是星星,也可能什么都不是。

你想象不出那样的存在究竟有怎样的意义,却也离不开逃不脱。

没有它你便无法在孤寂的夜中生存。

它能对抗恐惧、邪念、胆怯。我是说欲望。

在寻找一种真实感,确定自己的存在。什么都抓不到,留不住。

什么在离开,不再回来。

————————————————————————————————

二寂。

然后我听见你说,我要离开。

那一刻我终于理解了,什么叫自私。

你便不再言语了。

门轻掩着,沙哑的碰撞声宣告着你的离别。

没有泪,没有表情,没有食欲。

头昏脑胀。

但愿,就这样走了,沉淀到绝望的谷底。

不要回头看,不要让我看到你的眼睛。

走的时候穿新的衣服,以免你走后留下你的味道,久久不散。

带走你所有的东西,要扔的话,不要扔在我家的垃圾桶里。

删掉储存卡里的相片,只要有你在里面的,都删掉。

我的日记本在你的公文包里,密码是你的名字,无论你看或不看,烧了它。

还有你习惯用的香皂,冰箱里你的啤酒,劳烦你拿走。

把我的相册还给我,因为那本就不是你的东西。

我闻到檀木的气息,那是属于旧事的印记。

其实就如你的离去。

全部消失又有何用,你、我,皆为旧伤,旧伤新痛。

逃避是我的错。

呵,最终还是我错了。自始至终在分你我的,是我。

我们是谁。

—————————————————————————————————

三寂。

我知道会有一天,他再也不记得我,以及过去了。

我也一样,终将遗忘。

其实自始至终都只有我在幻想,试图给那种感情下定义,事实却一直不够明朗。

实在是因为,太早,早到并非每个人都能够面对,又或者尤其是他罢。

女孩子早熟,在春天就已经鲜花绽放。

但是,没有人懂得爱,只想得到的喜欢,只索取不付出的喜欢。

该庆幸命运并没有把我和他联系在一起,否则只有伤害。

抹煞了当初美好的记忆。关于童年,关于喜欢,无关于他。

也曾想过继续追逐,然而事到临头却又退缩了,与他背驰。

再后来传到我耳边的种种全变了味道,带着嘲笑。

又何必放不下呢。

有人说,忘记一个曾爱过的人的办法,便是再去爱另一个人。

即使了解除非心死是无法爱的,然,心已死又如何爱,怎么去爱。

还是庆幸,我没有爱上他,我心未死,还有爱的资格。

与他交错开来,之后的三年,便天南地北的生活,渐渐淡忘。

——————————————————————————————————

四寂。

临暗,尘世缭乱。

你爱的人对你说决裂未分别。

你的希望已破灭未绝望。

所有规律和顺序都天翻地覆,千疮百孔。

却还站在桥头,波涛依旧汹涌。

临暗,无灯流彩。

爱你的人无言语未放弃。

对你的希望已破灭未绝望。

所有字眼和情绪都在背后融合,百无聊赖。

却还倚在水边,阴影依旧存在。

临暗,过往如风。

与你无关的人在悲戚未坠落。

与你有关的情在背驰未远离。

所有的雨和落叶的气息都烟消云散,望眼欲穿。

却还持着火烛,心神依旧牵绊。

临暗黄昏,欲黑而非。

没有感情没有绝望没有思考没有怨。

一世遗憾,几生遗憾。

千转轮回,都在哀叹。

临暗。

———————————————————————————————————

五寂。

未知的际遇,我们始终只在揣揣不安的过活。

一如殆尽的盛夏,指缝间的秋凉。

难以名状。

已不见下个路口会邂逅谁。

又会在下一秒怅然若失是谁。

每一个转身,挣扎着强颜欢笑。

转过身,只留个背影,只留个颤抖的肩膀。

踏过街角,踏过明灭的街灯。

踩碎,一地的灯影。

走出黄昏,开始习惯。

习惯次日清晨,绯红衬衫上某个女子的唇印。

习惯沙发转角,摆出一个可笑符号的啤酒罐。

才又惊觉,唇印在大片的绯红上不过一个掠影。

接着瞥一眼墙角,铝制残骸也是赏心悦目。

—————————————————————————————————————

六寂。

原来时光是个很值得把玩的物事。

空樽,明月,对上沙哑的声线。

渐渐苍老,同手指进行稚嫩的对答。

秉烛写字,大拇指持续敲击长条空格键。

在空调房里记述本是泛黄纸张的遥远。

不合时宜的,腾起一段段枯糙的字眼。

焚琴煮鹤,大煞风景,不过如此。

茶色布纹封面的笔记,略过薄薄几十页的空白。

两个人的故事,树根虬枝也似的苍老。

那一年,随阳光破碎一地的,是不再会相依取暖。

衣衫渐薄,再没了呵气成冰的春寒料峭。

四月,除夹衣,放风筝。

四月,我只看你的车绝尘。

我开始惊竦,怕哪一日的诀别沦为恒久。

夏,悄悄的一个夏。

糜烂,腐败,隐忍,或是说寂静。

充斥着,它却又是嚣张。

我只瘫坐在原木的地板,倚一面鹅黄的窗帘。

想要一点暖色,慰藉寒冷的夏。

一个人守护,该是两个人的夏。

到了秋,懒散着蔓延过心田、灌溉。

没再看席卷一个夏天的风。

秋,伴着虫子私语的还有凄美的安静。

明快,它也会和寂寞陪伴一起。

八月的天空试着明朗,没了仲夏的肆无忌惮。

它在炫耀,它在示威,它在捍卫。

捍卫它曾有过的那一点点小小的骄傲。

秋日,努力着,它在灿烂起来。

———————————————————————————————————————

七寂。

初生到泯灭,终时是一个人的风景。

潮起潮落,全在证实也是弄潮儿。

搞风搞雨,常这样的联想,风生水起。

何处惹尘埃,何来看尽繁华的大彻大悟。

坐化,眼里见的也是隐晦和生涩难懂。

寂,明若寒星的安静。

一种大隐隐于市的顿悟。

蛰伏去时,邋遢蜷缩街角的路人甲。

哪怕你从我眼前走过。

也没见我眼角冷冽的怜悯。

寂,黄沙散尽的寥阔。

开始某个勘破的轮回。

那是逃避不了的,注定的轮回。

某日,或复高歌,长河饮马。

儿时畅想的英雄不问出处。

寂,细数沧桑的沉沦。

完成一次堕落的过程。

练习在宿醉的黑夜思考或微笑。

无虚妄,无繁星,亦无明朗。

无爱恨,无叹息,无悲喜。

日子安静下来,安静的好似一杯白水。

不再试图添加一些佐料。

过的毫无悬念,又再恢复呼吸。

原来泯灭一局,就是完成了一次涅磐。

没了虚妄,也就不再寻觅“无”的菩提。

苍穹、云朵,再没了不可一世。

众生平等,没哪一样是高高在上。

浩瀚星云,或许就是天外懒汉拖鞋上的泥土。

掠过周身的微风,可能夹杂着亿万个宇宙。

键盘上的灰尘,藏着一个国度,甚至一个世界。

喟叹,生命就是匆匆的。

拈花、怜花,终究女气。

捧一掬的沁人心脾,不似往昔落落大方。

睥睨的不是傲气,该是一身傲骨。

笑看的,不复金戈铁马,尤爱落日长河。

空谷,无幽兰。

磕磕绊绊,穿行亘古。

孤傲,并非目空一切的妄自尊大。

要的是低调,渐隐闹市。

有的是华丽,而非一味的空洞苍白。

伊甸园游会,吞噬、毁灭和创造。

若果无情无欲,何来众生万物。

七彩的世界,无时不在冥想。

化身山川河流,身外化身万千。

罪恶与俗世竟是这般协调、密不可分。

孑然,抽身世外。

隐然凌驾置身事外。

万色万象,无色无象。

不能参破,不愿参破。

我要的是独立,而不是摈弃。

激昂的论调,羞惭的静。

愤世嫉俗,终招毁灭。

不能抽离,只可独独修身养性。

人前,七情六欲的天空。

人后,死一般的沉寂。

————————————————————————————————

开始一种自信满满的微笑。

谁管得身后骂名,或是顶礼膜拜!

————————————————————————————————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